中国汽车出口世界第一!专访上汽安吉物流总经理金麒:更多中国车企将跨界当船东

发布日期:2024-04-25 10:54    点击次数:118

车企系船东,正加大其曝光量。

2024年1月15日,比亚迪7000车位的“EXPLORER NO.1”汽车运输滚装船开启首航;两天之后的1月17日,上汽集团委托中国船舶集团建造的首艘7600车位远洋汽车运输船“上汽安吉申诚号”,同样正式开启首航。

奇瑞此前下单的3艘滚装船,首艘也将于今年交付,车企系新船东渐成气候。而拥有国内最大的汽车企业自营船队的上汽安吉物流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汽安吉物流”),已经以船东的身份趟了20多年的路。

日前,上汽安吉物流总经理金麒就对时代财经表示,“没想到中国出口量在短时间内完成了这么大的跨越,我相信未来成为滚装船东的中国车企会越来越多。”

作为车企系船东的老前辈,上汽安吉物流对未来中国滚装船东格局有何判断?新船东又将面临什么难题?近日金麒就上述问题接受了时代财经的独家专访。

车企系船东会越来越多

“随着中国出口到一定量,越来越多的车企可能会做船东。”金麒下了这个判断。

从数据上看,2023年中国汽车出口量同比增长57.90%至491万辆,连续三年突破历史纪录,首次跃居汽车出口量全球第一。

2024年新年伊始,中国滚装船领域的新入局者已出海“乘风破浪”。

1月15日,比亚迪租用国际主流航运公司Zodiac Maritime的7000车位汽车运输滚装船正式开启首航,未来还将有7艘新滚装船加入船队。奇瑞汽车此前向旗下船厂下单的3艘滚装船,首艘也预计将于2024年交付。

“包括奇瑞、比亚迪在内的车企正在投资滚装运力,这些滚装船也将在2024年和2025陆续交付。目前中国滚装在全球位列第四,排在日本、韩国、挪威等国之后,但占比比较低。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中国滚装船的占比会提升,但大致排名不会有根本性变化。”金麒对时代财经表示。

过去三年,在汽车供应链困境下全球汽车短缺,中国汽车出口量则因供应链韧性较强而异军突起,加之全球滚装船运力短缺,共同推动了全球汽车运输船运价飙升。对车企来说,当海运费用一直高位运行,他们不得不考虑削弱物流成本。

这既是新入局者的机会,也是传统船东巩固市场份额的时间。

上汽集团多年来凭借名爵系列产品,其汽车出口量长期处于中国第一,上汽安吉物流为服务集团出口的海运需求,这两年也增购了滚装船,到2026年将有14艘远洋滚装船加入运营。

“造1艘新滚装船接近1亿美元,14艘船差不多就是100亿元人民币。(我们对)船舶的投资,一是考虑到未来服务出口战略,国轮国造、国车国运;二是服务上汽出口,同时也兼顾其他车企抱团出海。在海外,无论是堆场、码头、运力,能够抱团成本会更加有优势。”

金麒也强调,吉利、长城、长安等品牌,随着出口量增加到一定规模,也将更关注供应链成本等方面的问题。

新船东们难在哪里?

“没有想到中国的汽车出口这么快,我们在很短时间内实现了国内、到近洋、再到远洋三步的跨越。”金麒表示。

从上汽安吉物流的船队构成上来看也的确如此。

尽管上汽安吉物流已成立超20年,也是中国最大的汽车企业自营船队,但截至2024年,其拥有的31艘汽车船中,仅有9条为外贸专用船,占比不足三分之一,其余22艘均用于内贸——这也是中国滚装船船东的现状,因过去汽车出口量不大,运力均长期专注在内贸领域。

数位滚装船东相关人士也对时代财经表示,这两年滚装船运价高涨,刚好也是新入局者进入国际运力市场的好时机。

“揽货能力、船舶运营管理能力、船舶航线安全、回程货物开发,这是新滚装船东需要面临的四大难题。”金麒称。

在当前全球滚装船运力紧张的情况下,船东均不愁货源;但在2025年之后随着更多新船交付,运力供给或将超过市场运力需求,届时如何重新找到货源将成为问题,而这也是所有新老船东将要面临的难题。

“到2026年,我们44艘船找货的难度更大,航次的排布每年市场变化都很大,航线也随着政策变动而变动。但是我想中国已经拥有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。”金麒承认,目前安吉滚装船仍以服务上汽以及其他中资车企为主,外资或合资车企也是安吉的目标客户,未来将根据实际情况承接国外货源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使用车企系船东服务时,其他车企的出口数据是否会泄露等问题上,金麒表示,上汽安吉物流会与客户签订数据保密协议,不存在泄露具体销量数据等方面的情况。目前,上汽安吉物流已为东风、宇通、长城等中国车企提供远洋整车物流服务。

回程货源同样也是困扰上汽安吉的难题,目前运价尚能覆盖回程空仓的成本,但若未来运价回落,这个问题也将重新被纳入考量。

“根据我们的测算,回程要有30%以上货物量才具备边际效应,因为回程的成本包括多靠的码头,人员、港口等等各种费用。但是从全球的配比来看,中国出口量跟进口量的差距越来越大,不可避免会面临空放的危险,这也是未来非常大的考验。”金麒对时代财经指出。

“目前,我们通过跟全球的船务公司密切合作,能够解决一部分空放问题。所以全球供应链只有融合,形成大循环,才是最优解,当然如果国内有进口的大型机械设备能够进来,也是比较理想的方式。”

也基于此,金麒认为未来中国船东会与日韩船东一起服务好远东汽车出口市场,各国船东更多的是协作,提高重载率,降低成本,而不是“争夺市场”。

关于航线安全问题,金麒则向时代财经解释,汽车运输行业有两个特殊特点——货物特殊与船型特殊。货物特殊指所承载货物必须有轮子,货物本身需具备自主上下船的能力,这点也导致市面上绝大部分的货物与汽车运输船无缘;船型特殊,则是指汽车运输船设计上重心非常高,受风面巨大,相比其他船型其安全行驶管理会更困难。

此外,由于承载货物主要是汽车,商品货值大,一旦发生事故损失就会非常巨大,“2021年有一艘船从欧洲出发运送奔驰、宝马等德系车,在公海上失事燃烧,全球紧急处理比较难,最后全船报损,损失非常大。而未来新能源车出口量将越来越大,一旦新能源车的电池着火,只能覆盖灭火毯。海运中会将新能源作为危险品来处理,在新能源汽车的运输上也要做针对化的设计,包括分区管理等。”

近年来中国新能源车的出口趋势向好。中汽协数据显示,2023年新能源汽车出口量同比增长77.60%至120.30万辆,占中国全年汽车出口量的24.50%。

而且,2023年最后一个季度,比亚迪纯电动车销量首次超过特斯拉,晋升成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销售商。

1月25日,特斯拉首席执行官(CEO)马斯克在特斯拉的电话财报会议上也曾指出,中国的汽车公司是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汽车公司。“我认为它们将在中国以外取得重大成功……如果没有贸易壁垒,中国汽车制造商将‘几乎干掉’外国竞争对手。”